当前位置:首页 > 少妇口述 > 口述我与女老师的秘密 狭窄的出租屋里我们大汗淋漓

口述我与女老师的秘密 狭窄的出租屋里我们大汗淋漓

我的女朋友是一名年轻的女老师,我和她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直到现在都没有人直到。虽然说这位女老师是我的女朋友,但是她却从来都没有承认,我们的秘密发生在那狭小的出租屋中。那一夜,我们抛开了道德,彻底沦陷

她第一次,躺到我的身边,安静而乖巧的样子,让我有些无所适从。她张扬跋扈,生气时,会在我身上抓出几条深深浅浅地印痕。高兴时,会像个孩子一样,满脸地阳光明媚。黑夜里,似乎有一种东西,随着她靠近的呼吸,渐渐在身体里绽放,欲来欲强烈。忽然想起她时常说,要将最美好的一面,留到新婚时,像闹钟,打破了睡梦一般,我忽然将她推开。沉默中,我听到她嘤嘤的哭泣声。我无措地询问她,怎么了?她只是翻过身来,抱着我,嚎啕大哭。

第二天,阿简一早便起床,陪同吃了早餐后,跳上公交车,探出头,冲着我笑了笑,那一刻,我忽然想起她昨天一定有心事。公车起步地那一刹那,我追了上去,朝着她喊道:不管发生什么事,还有我。声音被巨大的吵杂声淹没,她似乎根本没有挺清楚我说了些什么。转过身,我踩着脚踏车,赶往快餐店。爱情,是有毒的糖。为了阿简,我蜗居在这座生硬的城市里。好在,爱情是一切的动力。她说,毕业后,我们就能永远地在一起,去我们想去的城市,做我们想做的事。阿简家庭贫穷,她能念上高中,已是很不易。

家里只有一个年迈的老父亲,二姐和大姐早已嫁人,于她而言,在冷漠的岁月里,她们之间已渐渐失去了关联。我像一个男子汉一般,顶天立地地承诺,要用温暖的方式来爱她。可,我毕竟只是一个22岁的男生,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挣扎着。住潮湿而廉价的房子,吃便宜的快餐,可仍旧只能省出一笔小钱,给阿简做生活费。在这个原本应该繁华盛开的年纪,我那么清晰地看到,原来努力,有时会让自己显得那么地渺小。爱有时,让人感觉繁重

她离开了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而她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离开了我的世界。我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找她,我只知道很多时候我们只能在回忆和梦里相见,我想念她的话只能回忆那一夜在出租屋的疯狂……

回想起,这一幕,离现在已是两年之久,我们已有了新的生活,租一间小却很温馨的房子,养了一条白色的宠物狗,每天两人一起逛菜市场,炒两个可口的小菜,像一对小夫妻一样,生活在这座城市里。阿简高中毕业后,和我一起离开了那座城市,一路南下,阳光明媚。我们捻转过几个小地方,换过几家公司,搬过几次家,扔掉了很多东西,也换了很多东西,唯独她床底下的那个小木箱,却从北方背到南方,从19岁背到了21岁。每当我好奇地问她,是不是藏了什么宝贝,她总是调皮地说,这可是我的宝藏,价值不菲。

好奇心,像一颗发了芽的种子,在我心里不断地生长再生长,直到那天她出去上班,我找来工具,将箱子撬开,箱子里没有什么东西,只有几个本子,还有一些我送给她的小礼物。原来是日记本。日记里,记录着她这几年来,对我是思念。无意间,发现有张纸特别的皱,像是被水侵湿过。那一页,竟然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在毕业那天,她献出了自己的初夜,答谢恩师。而在此之前,她想将最完好的自己留给我,可却被我拒绝,日记里字字歉意,句句对不起,看得我的心一阵阵的痛。

后来我因为寂寞,做了违背我和阿简之间承诺的事情。我和一位年轻的女老师上床了,而且还夺走了她的第一次。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我做得对不对,但是我的确很想念和啊简的日子,但是那些都是回不去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