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少妇口述 > 我和姐姐 口述饥渴的我趁姐姐睡着对她做坏事

我和姐姐 口述饥渴的我趁姐姐睡着对她做坏事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姐姐从小就很照顾我这个弟弟,我也喜欢跟她在一起。虽然我对姐姐心有杂念,但是一直都不敢付诸行动,毕竟她是我的姐姐。那天,饥渴难耐的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

我和姐姐是一起玩耍,一起慢慢长大,我们手足情深,然后我们慢慢长大,对性也有了懵懂的认识,就在这种情况下我和漂亮的姐姐发生了不该发生性情愿,是性的欲望驱使了我们做了这种难忘的性事,下面真实记录着我们发生性经历的真实性爱故事写出来希望大家能原谅我的无知与被欲望的驱使。

西北茫茫的戈壁上一望无际的黄土,我的家乡就是这茫茫戈壁上的一片绿洲,出了村一片戈壁滩,离家3公里左右有一条渠,这是我们那帮小P孩的幸福乐园。渠里有清澈的河水、大石头、青苔、水草,还有泥鳅、小虫,鱼很少见,而且很小,不过10CM左右,渠深6——7米,当然是有斜坡的,很容易下去,水深则只有1米多,渠两边有不少鸟窝,掏的时候要小心,偶尔会掏到蝎子,呵呵。

我们那帮小P孩,当时年龄分布是6——8岁吧,小的5岁,具体说主要组成是两家的娃娃,其中一家三个,老大叫魁,他也的确是我们的魁首,他长得很正,长大后很帅,歌唱得好,另一家两个,我和我姐,似乎还有一个其他家的小孩,但我已经没印象了。口述我们在魁的带领下经常杀向戈壁滩,主要是到渠里玩水、摸泥鳅,那时家里的大人把所有精力都放到地里了,根本没时间管我们这些小P孩,连吃饭都是早晨做好,中午让我们自己热了吃。

魁是在渠边摸鸟窝的高手,他找的鸟窝里边很少是空巢,而且没有蝎子。而我善于在田野里草丛边寻找鸟窝,尤其擅长养鸟,曾经创造过在孩子中把麻雀养活一年多的纪录。离渠不远有一块洼地,因为面积小,叫湖有点不合适,大约一、两百平方吧,水深1米多点,最深的中央也只是刚刚没过魁而已。水非常清澈,一眼看到底,只有一些小虫,现在回想应该是蚊子幼虫孑孓吧,还有一些能在水面上跑的小虫。我们10点多跑到渠里捉泥鳅、掏鸟窝、打水仗。

大约中午时分就会到这里来游泳,我已经记不清有几次了。都是农家的小P孩,没有男女的想法,大家冲到水边都欢快的脱去衣物跳进水里,一阵扑腾后赶快跑出来晒太阳取暖,而且一般是蹲着,也有坐着的,太阳大时就那样取暖,我们可以清晰的互相观赏。

那时魁和他大妹已经上学,于是我经常和魁小妹在一起玩,几乎是天天在一起吧,终于,该发生的故事还是发生了,由于有一起游泳的经历加上童年不羞,12岁时我记得有一次路过一个猪圈,我大着胆子建议了一次,但魁小妹说以前小不懂事,现在大了不能再这样,拒绝了我。

大约12岁时,第二性征来临,很多生理书上说男孩一般13以后第二性征才会来,我感觉自己是不是性早熟?当然,这是几年后看书才知道的。几乎天天如此,而且有时一天好几次,以致于影响了睡眠,有了些神经官能症,爸带我去一个熟悉的老中医那里看,老中医私下偷偷问我,,我说是,他给我扎了针,开了几幅药,过了些天就好了。这个夏天,我和姐放暑假,没事干,爸妈到地里干活,我们家又开了一块荒地,需要治碱。爹妈叮嘱我和姐在家写作业,复习功课,别乱跑,按时给鸡喂料。

一开始,我还是很听话的,在家认真复习功课,但是,时间长了之后,加上我最爱的姐姐在我身旁,难免会有一些冲动的想法。似乎姐姐也发现了我的小心思,故意躲避着我,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们俩在一起最主要是嬉闹,我虽然比姐小不到两岁,但小时看了<霍元甲>后喜欢武,到处乱练,出手不管不顾,出手又很快,而且姐也不太跟我较真,所以往往能占得上风,姐一生气了就找机会抓住我两只手,不让我出手乱捅乱打,打得多了有经验了,我就尽量的不让她抓住手,姐有时就会抱住我,我们在嬉闹间互相咯吱,有一次气氛非常热烈。

后来,这样的事又进行了很多次,几乎每天都有,直到暑假结束。我耐力很好,长跑非常优秀,学习也能坐得住,成绩很好。姐在高中毕业后便没有再上学,爸通过老战友让姐进了市里纺织厂,当了一名纺织女工。当时姐刚到18岁。而我也进了市里的重点中学。姐送我进的学校,她眼含热泪说:“弟,好好学,考个好大学。”

上了高中后,我有时利用周末去看看姐,但只是看看,没有条件让我们重温以前的旧梦,姐也没有那个意思。我就这样渡过了三年,并且考上了省里的大学。我进大学的第一年,姐也结婚了,找了个石化厂的倒班工人。第一年寒假,姐和姐夫过年回来时我们见面了,姐夫长得一般,不高,有点瘦,皮肤有点病态的白,不抽烟,但喝点酒,不太健谈,非常干净。我都有点嫉妒他,我姐在我眼里可是美人,她也确实是一个美人。我的高中同学都说过姐漂亮,很性感,皮肤象凝脂一样。

这年暑假,我借故说要在市里勤工俭学,住在了姐家,这一住,让我们性梦重圆。姐姐姐夫对我的到来非常高兴,把什么都收拾来了。我去的前几天姐忙里忙外的,而且也不怎么看我,但我看得出,她在回避着什么。第二天午睡后我听到姐走出卧室,她先去了卫生间,然后进了厨房,过了一会我也起来。良久,姐推开我,我躺在旁边抱住她说:“姐,你真美。”

虽然满足了我一时的欲望,但是我和姐姐都清楚的知道,我们永远都不能携手相伴下去。那天之后,我就很少来姐姐家探望她了,除非是特别重大的事情,我怕我会再次控制不住自己